加入书签 | 推荐本书 | 返回书页 | 我的书架

乐文小说 -> 武侠仙侠 -> 诸天:武林神话从辟邪开始

第十一章 局势惊变,任我行陨

上一章        返回最新章节列表        下一章

“一切安好。”李鹏飞没有多言,叹了口气道,“你每每出现,总是那么出乎预料。”
韩靖听出他的言外之意,是在隐晦的说自己破坏了计划,他澹澹一笑道:“是出乎预料了,不过,可能比你想象的效果还要好一些。”
说着,他忽然转过头来,左掌随之打出,牵动了整只臂膀,左手、手腕、左臂如同游动的灵龙。
轰!
真气激荡之下,内劲离体而出,幻化出丈许长的金色巨龙,嘶鸣咆孝。
冬!
地面出现震颤感。
任我行、向问天、任盈盈三人面前出现一道丈许的深坑,三人觅机逃走的脚步为之一顿。
“任教主,鬼鬼祟祟的离开,可不是你的风格。”韩靖微笑道。
虽然他不清楚李鹏飞他们的计划是什么,但依他的推测,无非是先除掉东方不败,让李鹏飞在日月神教中站稳脚跟,徐徐图之,分化击破。
任盈盈在神教地位尊贵,颇得人心,再加上任我行、向问天的威慑力,自然不能轻易放他们离开。
任我行不愧为老江湖,被韩靖点破目的,丝毫不觉尴尬,反倒大笑:“老夫久不问世事,敢问尊驾如何称呼?”
他一向狂傲霸道,对人少有敬称,但如今有伤在身,更兼还有东方不败这个大敌在侧,说话不由客气了少许。
“韩靖。”
“韩靖?”
任我行当然听向问天说过“神剑”的名头,嵩山绝顶上败左冷禅,斩空消失,非常神秘,难以揣测。
由于不是亲眼所见,任我行一直对此不太放在心上,但在见识到韩靖展露的两手功夫后,心中忌惮大大加深。
“原来是闻名江湖的神剑。”任我行点头道,“倘若老夫没记错的话,你我之间,毫无恩怨,尊驾何故拦路?”
“我想拦便拦,要什么理由?”韩靖笑了一声,“任教主若是想走,可以试试。”
“你……”向问天气息刚刚平复,闻言大怒,正待喝骂,却被任我行一个眼色拦住。
两人之间,早有默契,他瞬间明白任我行的意思,只有抓紧调息恢复功力才有脱身的机会,就势默然不语。
这时,东方不败已为杨莲亭止血并包扎了伤口,他的目光缓缓转到韩靖身上,“咦”了一声:“原来是你。”
韩靖微微颔首,算是打了招呼。
东方不败再度看了韩靖几眼,眼中陡然露出惊骇之色,左手翘着兰花指,声音都失了几分娇媚之色:“你……你居然恢复了,难道你,你掌握了天人化生之道?”
“非也。”韩靖摇了摇头道,“我练的是另一门神功。”
东方不败的眉宇间蓦然有几分失落。
任我行与李鹏飞等人只觉两人的谈话是云里雾里,不知所言,唯有杨莲亭骂骂咧咧:“你还在等什么?还不快杀了这些反贼!”
“是,是,莲弟你莫要动气,小心伤口崩裂,我这就杀了他们。”东方不败含情脉脉的看了杨莲亭一眼。
见此情形,韩靖只觉头皮发麻,心中暗自庆幸他没有沉溺于辟邪剑谱,要是变成这幅模样,节操不得掉一地。
东方不败又回过头来道,“韩……小哥,等我解决了任教主他们,再感谢你搭救之恩。”
韩靖摆了摆手:“东方教主请便。”
话音刚落,东方不败已化作一团红云,冲向任我行他们,顿时,花园中疾风四起,一枚枚绣花针穿梭往来,点燃重重杀机。
没有了杨莲亭这个牵绊,再加上任我行与向问天都受了内伤,数十招之后,向问天一招失手,便被一枚绣花针透喉而过,当即跪地领了盒饭。
任我行神色变幻数下,很快压制住内心的情感,手中长剑一扬,空气中发出尖锐短促的暴鸣声,剑光纷飞间,刺向东方不败的面门。
他这招虽快,但东方不败比他更快,他五指任意变化,红线在指尖翻飞,一枚枚绣花针在空中起舞,针上的劲力犹胜剑气三分。
两人以快对快,倏忽之间,就已交手几十招,任我行渐渐落入下风,身上已被绣花针刺了好几针。
渐渐的,任我行在东方不败的全力进攻下,颓势尽显。
“任我行要死了。”观战的韩靖做出判断。
休!
一根绣花针破开剑锋,直透任我行右胸而过。
砰的一声,任我行倒飞而出,滚入花海当中,扫倒一大片玫瑰。
“爹!”任盈盈惊呼一声,想要赶过去看父亲的状况,才跨出两步,脚下便是一软,摔倒在地,嘴角流出鲜血,神色萎靡。
东方不败那一鞭几乎要了她半条命,片刻的调息根本压不住伤势。
“盈盈……”任我行踉跄的站了起来,口鼻溢血,脸色白如金纸,眼见活不久了,他哈哈大笑几声,“东方不败,我还是败在了你的手里,来吧,杀了我!”
“哎。”东方不败幽幽一叹,“任教主,我原本一直念着你的好处,没有杀你,待盈盈也算不错,怪只怪你伤了莲弟,我便不得不杀了你们了。”
“哼!”任我行冷笑一声,“成王败寇,有什么好啰嗦的,只可惜我的大好圣教,让你这个男不男女不女的老妖怪坐了!”
“你!”东方不败脸色发青,眉毛竖起,抖手射出两根绣花针。
嗖嗖嗖!
任我行、任盈盈、上官云三人眉心多了一处血点,倒地身亡。
严格来说,任我行等人的死亡与韩靖脱不开干系,不过,他心中一点波澜也无。
一是这些人本就不是好东西,二是身入江湖,就得做好杀与被杀的准备,江湖能讲的道理太少,只讲拳头大才是真理。
“哈哈哈!太好了!”杨莲亭见任盈盈死去,心头快意无比,指着李鹏飞道,“还有最后一个,快,杀了他!”
“聒噪!”
韩靖眉头轻皱,屈指一弹,一股劲气击晕了乱吠的杨莲亭。
“你……你做什么!”东方不败尖叫一声,如风一般掠到杨莲亭身边。
韩靖澹澹道:“东方教主,他只是被我打晕了,现在该轮到你我之间了断事情了。”
东方不败抬起头来吗,疑惑不解道:“你我……之间,有什么事?”
韩靖悠然笑道:“昔日你对我有传剑之恩,我今朝救你一命,两相抵消,你我之间,互不相欠,我之所以上黑木崖,为的就是与你分个高低,请吧!”
“好。”东方不败点了点头,缓缓怀中放下杨莲亭,站起身来,轻声笑道,“短短两年,你的武功便到了这种地步,我虽不喜欢打的一身臭汗,但也很好奇你究竟有多强。”

没看完?将本书加入收藏

我是会员,将本章节放入书签

复制本书地址,推荐给好友好书?我要投推荐票